不知道什麼時候回憶變得這麼恐怖,有時候想著想著也蠻難過的。

坦白說,對於「人言可畏」的理解我從小學已經深深的明白了,所以我可以算是理解這句話夠久的。可能在別人的眼裡,我唸的小學也算是比較有名的學校(當然是啦,現在不知道),所以有一點理所當然的感覺裡面的學生也一定是品學兼優的。

當然,我這樣說出來是因為大眾都一直自欺欺人。世界上充斥的就是壞人跟好人,當然也有半壞半好的人了,而每間學校就像是一個微型的社會,沒錯,那當然也有好人跟壞人。

雖然深深明白自己有時候不屬於合群的一伙,但不知為什麼壞人都莫名其妙的聚在一伙了。小學時候的壞人不像是電視中看到的,大多都只是「攻心計」的討好老師或是打小報告,但到了中學的時候情況有變嚴重。


今天看到小學入學公佈的新聞,有一點回憶到自己小學畢業的經歷。

其實自己一向沒有什麼名不名牌,或是什麼等級的觀念,尤其是深深明白了「名牌學校也不一樣有好有壞嘛」的道理。當接獲到派中學的單子的時候,我完全沒有反應,因為我連這間學校地點、校風什麼都一竅不通。

緊接著是我母親的反應,她失望的表情完全沒有修飾的表露在臉上,於是我們就到處去找學校了。在炎熱的天氣下,有腳患的媽媽跟特別請了假期的姐陪著我到處找學校,我心裡除了不好意思就是不好意思了。

事不與我,在到最後沒有其他學校接受的情況下只好回到獲派的中學註冊,就這樣持續了好幾星期,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有感動到。實情是什麼活動我是不記得了,但當時台上的老師在說著信仰之類的,姐在一旁淡淡的說了一句「這間其實比較好,比之前去找的更好」。

我知道這個「好」的意思不是成績或校風上,而是這間學校比較適合我,老師也比較正面。在過去的七年裡,確實是遇到了不少好老師。為免我將來會忘記,好像一一在這裡記錄下來。


初中時候的英文老師算是最有心的老師,每次交不出功課的時候只要擺「想把功課做好」的理由出來,就可以晚一點補交。還記得有一次在課堂上聽音樂被發現,就這樣我的唱機被沒收了,她沒有把事件交到訓導處,只是在課堂後約了我跟她見面,交談後承諾用心上課就把唱機還我了。她常常把「將來你就會明白」掛在口邊,當時的我大概還在叛逆期不明白,現在終於了解了,但她人已經離開學校好久了…

初中時候的體育老師跟我想像的不一樣,因為她沒有體育家應有的身材,但不能否認的是她也是滿矯捷的。她教導我的不是體育方面的,而是審美眼光方面的,從小到大從我的身材也對我的體育能力略知一二,有一些運動我就是沒有辦法。舉例說,以前覺得九分鐘跑步是很殘酷的測驗,但她不像一般體育老師只關注體育很強的同學,對運動天資零的我也會加以鼓勵。她教會了我人是有著無限可能的,不要一直說自己不行,要相信自己可以的。

高中時候的數學老師雖然跟其他老師一個樣非常愛八卦,什麼校園新聞都可以在她口中打聽到(當然常常會有些假消息)。撇開這點,她對待學生也是滿認真的,會約見成績不好的同學探討解決方法,甚至在高考的那一天還打電話問每個學生考完感覺如何。記得派成績單的時候,儘管我的成績沒有很好,好像有一點點辜負了她的期望,但她只在身邊淡淡的說「你要好好想想將來的路」。

其實在四年前已經為這位老師寫過一篇短文,據我所知這位老師也閱讀過了。現在再讀的時候有一點不好意思,也有些害羞,但內容都是真心話,在這一刻我的感覺也是一樣。

http://whyblog.pixnet.net/blog/post/49790546


說回來,中學的時候也有一些壞同學,主要盤旋在中學首兩年,但也慶幸自己有認識到一些真心好友。最享受的時刻算是中四、五那兩年,可以跟自己熱絡的同學一起上學,而壞人們都在中三完成的時候被退校了。中六、七的兩年有認識一些新朋友,有些是可以聊得來的,但有些是會討好老師的雙面人、搞小圈子的學校政治人… 這兩類人我自己都極度討厭的,所以即便他們在背後說我什麼,我也沒有怕沒在理,就繼續的各有各的生活吧。

完成中學以後在誤打誤撞之下選擇了電腦,也算是選擇了讓自己生活得輕鬆一點的科目。再用舉例,同樣爭執於一件事情上,電腦人會選擇尋找解決方法,其他人會找出可以責備的人。在電腦的社會裡,我不管這樣有沒有變很宅,至少讓我生活變得簡單一點,也不用看著別人的臉去作反應。

這樣的自己是最自由的,我也享受這樣。


天啊~突然有很多話想說,但看看時鐘已經一時多,看來要把文章分幾次發了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游德里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