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剪了一個非常特別的髮,指的不是我的髮型很特別,而是替我剪髮的髮型師很特別。


先說清楚,我不是以貌取人但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沒有頭髮的髮型師,感覺就是自己剪失敗後乾脆把頭髮剃光,所以心裡一度擔心剪出來會不會強差人意。


還好我對於頭髮這回事還蠻看得開的,首先世上沒有絕對的醜跟美,這絕對取決於看的人的主觀,即使再離譜的髮型如果開朗一點看還是挺時尚的。(這方面自我安慰蠻強)



開始下刀的時候他好像在計算著每一刀的重度,在調節著每一個角度、髮量跟長度,我好像差點要給他一把尺子才能繼續。這些猶豫顯出了他薄弱的經驗,畢竟剪了二十多年的髮,其實髮型師還不是隨心的去剪出型來的嘛。


我不擔心他把我的頭剪壞,但我很怕他失手把我的耳朵傷到,所以他接觸我耳朵旁邊的時候我真的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把剪刀。


接著他又揮刀要剪劉海,我沒有誇張,他的剪刀真的有輕輕戳到我的眼皮,還好我有閉上眼睛而他也有跟我道歉,我真的有夠大量的(自以為)~


最後髮型出來雖然不太滿意,但也不算是很難看,而這次也是蠻特別的經驗。


(好不容易把剪髮時間心裡的OS都打出來了)



回到生活上,一月末的時候去了五天韓國釜山,去吸收一下韓國的靈氣跟創意,沒有買很多東西,但感受了不少。


其實自己已經很多年沒去韓國,所以沒辦法去比較釜山跟首爾,但韓國其實除了吃跟買以外也是有拍照的地方,例如有點像小法國村的甘川洞文化村,也是在電視上看過想一到遊歷的地方。


詳情就另外發一篇旅遊文記載,現在不囉嗦~



二月是新年的月份,一如以往的隨便拜拜年就沒什麼特別事做的,也利用一下閒暇休息一下。


其實我沒有很喜歡新年這節日,雖然這是唯一有金錢進帳的節日,但暸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太會社交,尤其是到親戚家看一年才見到一次面的親人們。


事實是,大家一年才見一次所以沒有很熟,也所以沒有必要去裝熟,但又要禮貌性的去講公賀說話,這方面是很矛盾的沒錯。


當親戚試圖的打開話匣子問你一些他們根本沒有很在意的問題,不想回答的你又不好意思摞狠話「關你屁事」,於是又要編另外一些話題去覆蓋前一個話題,而我常常就會以寂靜關閉大家的話匣子(安靜的力量)。


而他們看到我沒有要說話的時候,就會趁著機會自己發表一大篇廢話,以多於一千字的對話來總結自己很棒,同樣的他們也不期待我的回應。



笑一笑世界更美妙,他們要炫耀就由著他們吧!


來到三月一日,早上九點開始補習後就趕到中環乘船到長洲。快兩年沒來所以一切都變得陌生,而沒有規劃的就走著看到什麼吃什麼,也順道去拜會一下唯一的一棵櫻花樹。


長洲之旅就稍後再補充,因為現在手有點累而且時間有點晚了,之後再補上文章吧。


晚安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游德里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